书画中国 Draw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江南春色

读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3 19: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中“1.根据相貌论贵贱”网上看到相似内容:

相貌有异,富贵不同。

量肌肉之轻重,揣骨格之宽隆。

行似龙腾,此有超群胆志。

坐如虎踞,其人出众英雄。

原夫唧唧哝哝者,地阁尖瘦。

气气势势者,天庭饱满。

鼻梁耸直者,谷食丰厚。

山根不折者,功名俊美。

学馆清高,凌云折桂。

泪堂深陷,克子刑妻。

若更持行立正,端的忠良。

更兼鸡眼虎睛,决明词理。

是以鼻如鹰嘴,吃人心髓。

齿如石榴,为国封侯。

脑门敦厚者,常清贵。

颧骨尖高者,不自由。

悬壁无露,燕腮莫浮。

金门一字四横,偏多贪啖。

铁锁深关罕用,却被拘留。

八封也干须壮大,欲象盖盘。

坤若宽停,必须朝口。

坎若清兮足才学。

离若垂兮贪花柳。

震若宽上者,无定止。

兑若离开者,常游走。

步重一声如奔马,行穿两脚聊充口。

巽起三停于外越,便使愚痴。

艮若齐贯而端直,聪明富有。

夫何重分次第,目下异端。

有形伤者太阳陷。

无破败者面门宽。

夭寿者则辨其唇掀。

穷险者则知其骨寒。

金匮满者主有厚禄。

小得大者,必有高官。

妖人邪视,偷人低观。

凤眉象眼,营生正易。

鸭背鹅胸,饿死何难。

人中既现,不必须长。

轮廓虽小,且有有气。

眼虽薄兮清奇稳。

鼻若仰兮窍不详。

眉长者唇掀无害。

面大者结喉不良。

任是猴相之形真,终有财粮之富足。

若见形端正直,须知高贵多福。

蛇奔雀步,乞丐之辈。

狗坐蛟腾,毒害之徒。

官杀现以为殃。

兰台肿以为奴。

柳叶眉齐而有艺。

丁字眉反而定孤。

却知鼻头如悬胆。

耳白缀珠,女眉垂兮在宦族。

男额宽兮达帝都,荳不识御苑公卿。

田面本来无异,边城将相。

龙头必竟无殊,莫怪泄尽天机。

统言道遍,二样皆能相合,四象相揖则无光。

是则富贵,否则贫贱。

更有一百二十部星辰,排于一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6-4 09: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厉害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6-7 11: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是最美的礼物(读书论世)

尹建莉
  人民图片

  蓝天下,一位女教师与她的学生们欢笑走来。看到这张照片的一瞬间,我就被打动了。打动我的,是孩子们灿烂的笑脸——那一朵朵迎风昂首的太阳花。烂漫的童颜,美妙的童年,什么是他们生命中最好的礼物呢?      
  ——编  者

  小时候听过一个“手端银碗讨饭吃”的故事:有三位父亲经常到庙里为儿子祈福,天长日久感动了菩萨。有一天他们同时被菩萨请去,允许他们从众多的宝物中每人挑一样,回去送给儿子。第一位父亲挑了一只镶嵌着宝石的银碗,第二位父亲挑了一辆包满黄金的马车,第三位父亲挑了一付铁铸的弓箭。得了银碗的儿子每天热衷于吃喝,得了金马车的儿子喜欢在街市上招摇,得了弓箭的儿子整天在山间狩猎。多年后,三位父亲去世,爱吃喝的儿子坐吃山空,把碗上的宝石抠下来变卖,最后不得不手端银碗讨饭吃;爱招摇的儿子每天从金马车上剥点金子,换回粮食辛苦度日;会打猎的儿子练就了一身狩猎好功夫,经常扛着猎物回来,一家人有吃有穿。
  这个民间故事有着深刻寓意:作为父母,如果我们留给孩子的只是一些消耗性的财富,是不可靠的;只有给孩子留下一些生产性的财富,才是真正对他们负责。那么到了今天,什么是我们能送给孩子、可保障他们一生幸福健康的礼物呢?
  第一件礼物是阅读
  阅读可塑造孩子的智力、品质
  我相信,虽然家长对孩子的具体期望各不相同,但共同的地方也很多,那就是孩子一生健康、幸福——这种大目标,通过“教育”所能实现的就是:第一给孩子良好的智力,第二给孩子良好的心理品质。
  人在智力方面可能有一些先天差异,但塑造智力的空间也很大。发展智力最重要的手段就是阅读,这一点已被现代心理学研究证实。一个人的智力水平与其阅读量呈正比:阅读可拓宽见识,让人获得超越日常生活的知识。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一个不阅读的孩子,就是一个学习上潜在的差生。” 这是他多年在教学一线研究和观察后得出的重要结论。
  阅读不但可以塑造一个孩子的智力,还可以塑造孩子的品质。任何一部书,只要是一本好书,往往都充满真善美的情怀,其核心价值观也是正面的。这些东西会对孩子形成潜移默化的影响。一个从阅读中经历了丰富的生活,倾听了众多的智慧,分享了无数思考成果的孩子,其思想会更成熟,人生境界会更美好。
  很多道德和意识问题,从根本上讲,都可以说是智力问题:有智力才有思考和反思的能力。由此也可以得出阅读的第三层功效——修复心理创伤。一般来说,人们多少都带有某种童年时代的心理创伤,只是轻重程度不一样。父母和老师都可能会在无意中伤害我们,生活和命运也可能对我们不公。有的人能战胜这些伤害,有的人则在阴影中伤痛一生。一个从小建立了阅读兴趣的人,会有更好的自我治疗的能力。这一点,也是基于前面提及的阅读带来的智力和心理两方面良好的基础。
  当然,阅读的功能不可能强大到解决所有的教育问题。拆一座房子可能只需一把镐头,而盖一座房子则需要动用许多工具和手段。教育孩子也一样,阅读虽然非常重要,但还需要其它要素来配合。
  第二件礼物是自由
  给孩子选择权、尝试权与犯错误权
  每当我谈到给儿童自由的时候,总会遭遇质疑。质疑者一般都把自由理解为“放任自流”或“无法无天”。它显示了我们对自由的理解尚处于一个幼稚的阶段。
  给孩子自由,不是对孩子放任不管,而是意味着你需要给孩子“三权”:选择权、尝试权、犯错误权。怕孩子犯错误,凡事都要孩子按自己的想法来做,孩子一旦失败就大加指责,这样的家长,就是强权家长,他们对孩子“关心和付出”越多,对其自由意志的剥夺就越多。
  自由和尊重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全社会都在谈“尊重孩子”,却在“自由”的观念上出现盲区,尊重也就变成了空话。哲学家弗洛姆说:“如果没有尊重,爱就很容易堕落为统治和占有。”一个被管制太多的孩子,他失去了探索和认识世界的机会,也就失去了自我认识和调整的信心。
  一个人,首先是个自由的人,才可能成为一个自觉的人。自由的同义词不是放纵,而是选择力和判断力。那些真正幸福快乐的孩子,是那些真正获得了自由的孩子,他们更清楚行为的界限在什么地方。而一个无法无天的孩子,其行为只是放纵,而非自由。放纵是压抑的后果,是选择功能的失效。这样的孩子内心软弱无力,因为他丧失了对自己的掌控力。
  能否给孩子自由,是成人能否有分寸地表达关爱、有质量地去教育孩子的一块试金石。成人只有首先解放自己的心态,理解了自由意志在教育中具有何等价值,才能把“自由”这个无价之宝送给孩子。 
  第三件礼物是身教
  家长的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我常收到家长来信,说自己的孩子跟小朋友玩时,老打别人,讲道理没用,揍一顿也没用。还有人问,如何才能改掉孩子的坏脾气?其实,这些家长只看到孩子的不是,却看不到自己给了孩子一个生气就打人、爱发脾气的坏榜样。而家长用行动告诉孩子的,远比言语告诉得多。
  思想家卢梭说过,世上最没用的三种教育方法就是:讲道理、发脾气、刻意感动。这三种方法恰恰是当下许多家长和教师最热衷运用的。古人说得多好,“言传不如身教”,这六个字无人不晓,但有多少人会以此为镜,真正践行身教?
  活在虚荣中的家长不可能教给孩子踏实,刻薄的教师也不可能教会孩子宽容。为孩子做出表率,不仅是你在外人面前是什么样子,更重要的是你和孩子相处时是什么面貌——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教材,你教给孩子的,全写在这里面了。
  父母和孩子,是生命中最亲密的一种关系。现在大家已基本形成共识:给孩子好的教育就等于给孩子最可靠的财富。但到底给孩子的“教育”是什么,家长之间差别巨大。这个差别,主要不是理念、身份、地位或文化程度的差别,而是教育手段的差别。这些会决定你给孩子的到底是银碗、金马车还是良弓。
  无论都市或乡村,贫穷或富有,高官或平民,你都可以把最好的教育送给孩子——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给孩子自由成长的空间、亲自做出良好的表率——这是每位父母都有能力送给孩子的财富,也是孩子生命中得到的最美馈赠。
  (作者为教育专家、《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一书的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2 08: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致远”(书店的灯光)

本帖最后由 优游 于 2011-8-2 08:47 编辑

张炜
  图为致远书店外景。
  田洪孝摄

  在济南,读书人的好去处越来越多。先前新增“三联”,而今又有了三家“致远”分店。

  只要街头出现一个一流的书店,我心里就对这些创办者涌起一股感激之情。感激什么,一时说不清楚,但我知道这种情感是真实的,而且还伴随了许多尊敬。

  1996年,初创的“致远”最初地处静寂之乡,却在一开始即迎来一个热闹。它当时开办在济南南部的一条马路旁,已经离郊区的八里洼村不远了。人们纷纷寻找这个气概非凡的高档书店,无一不是大喜过望:简朴的两层楼房,明亮轩敞,主人文心纤细,意气清纯。店内铺设地毯,壁悬名家照片,壁炉上方还有一束黄色玫瑰。不言而喻,与此对应的即是严肃华美、印制精良的图书了。

  我一幅幅端量着这些照片:全是黑白照,有鲁迅、孙犁,有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有毕加索、索尔·贝娄、托尔斯泰、雨果、歌德……他们注视着眼前这个书的世界,或者人们在这书的世界里注视着他们。室内多么安静,没有一点喧哗,这与大街上的嘈杂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店内的一角还辟有一处“书吧”,那儿有茶,有长条几,供人喝茶阅读,讨论问题。我曾经是这里的常客。有几次,我听说这里有非同一般的夜晚,于是就远远地赶过来:书吧里正举行作品朗读会,有诗人小说家或话剧演员参加。

  那些夜晚真是让人难忘啊。

  文化人的正直,他们特有的资质,都在这个温馨的环境中流露出来。来往中得知,原来此店系山东三家重要文化机构创办的,由全国数十位文化科技界的热心人担任顾问。店中的绝大部分图书,都由专家提出荐目,而且近期这种“专家荐名著”的活动又推向了社会。专家的睿智与万千读者的意向在何等程度上契合,该活动又将给人什么新的教益,也为我们所关切。

  市相嚣嚣,行色匆匆,网路斑驳,唯有读书。这真应该是个好好读书的时代。在漫长的人生之途上,不读书就不能致远;在茫茫人海中,比较起来,人们更为信赖的,还是那些好好读过一些书的人。我们的全部希望,都在于是否具备这种深沉学习的能力。其实,在这个崇拜速度、物欲流行的现代世界上,只有那些掌握了文字和思想的人,才能掌握自己的未来。在此,请允许我引用著名学者戴安娜·拉维奇的一段名言:

  不管未来的技术多么强大,我们还是要依赖文字和思想的力量。那些掌握了文字和思想的人将有能力影响整个世界。那些无法掌握文字和思想的人将发觉自己不仅被排除在工作和机会之外,而且被排除在所有那些让我们对生活意义的思考之外。

  今天的交流正日益方便。当我们越来越多地在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之间穿行时,会非常容易地发现一个令人悲哀的现象: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很少有一个地区的族群像我们一样,远远地离开了阅读。你在候车区、旅途上、公园中……很难看到几个人在阅读书籍。他们或者大声交谈、枯坐、吃喝,再不就是翻弄一沓小报和花花绿绿的杂志。

  一个没有养成顽固的嗜读习惯的民族,会有强大的创造力吗?会有深刻的理性吗?会有远大的未来吗?

  同样,在一个网络时代,社会群体一旦失去了深沉的阅读能力,那就只能无从遏制地繁衍滋生出一丛丛“网蜱”——这恰好是现代文明的掘墓人,而不是通向未来的创造者。

  也正是从这样的意义上,我们衷心希望“致远”书店能够兴旺发达,希望我们的城市街头出现更多的“致远”。这样的书店多了,文化气氛也会健康得多。粗鄙的财富让人痛苦,而在知书达理的环境中生活,人们才会有起码的尊严,有真正的幸福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7 08: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书从疑处翻成悟(读书)


张运辅


  清人郑板桥说:“书从疑处翻成悟”,强调读书有“疑”,方能有“悟”,由“疑”到“悟”就是进步,就是读书的理想境界。李贽则从反面指出:“学人不疑,是谓大病”。所谓“质疑”,就是切莫迷信书本,要能从书中发现问题,要带着思考去读书。

  大凡学有所成者都善于从“疑”到“悟”。1589年,25岁的伽利略对亚里士多德的一个理论提出怀疑。该理论断定:如果把两件物体从空中扔下,必定重者先落地,轻者后落地。伽利略却认为不管是轻还是重,它们从高空落下时,都同时落地。当时,亚氏的理论被奉为金科玉律,自然无人相信伽利略的话;于是,他在比萨斜塔上进行一次实验,结果证明物体从空中自由落下时不管轻重,都同时落地。亚氏的理论就这样被这个初生牛犊的所悟给推翻了。地质学家李四光对当年地质学界普遍流行的“中国贫油论”大胆质疑,提出自己独创性的地质构造理论并付诸实践,终于从根本上摘掉了我国“贫油”的帽子,为我国石油工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曾对学生说:“不怀疑就不能见真理。”如此读书贵疑之举,摒弃的是盲从和轻信,确立的是独立人格和理性思维,得到的将是认识的飞跃。

  邓小平说:肯动脑筋、肯想问题的人愈多,对我们的事业就愈有利。民族的复兴、国家的进步,离不开那些肯动脑筋、勇于创新的人。可见,动脑筋的“悟”是手段而非目的,其目的在于通过“悟”去鉴别书中的对错、真伪,然后提出自己的见解和主张,进而对科学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贡献。要达到此目的,就要读活书,活读书,要像明人鹿善继所说的那样:读有字书,却要识没字理。鲁迅更一语中的:“专读书也有弊病,所以必须与现实社会接触,使所读的书活起来。”

  在我们身边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小学语文课本中曾有一篇名为《田忌赛马》的课文,写田忌在与齐威王按照常规赛马失败后,遇到孙膑。孙膑对田忌说:“从刚才的情形看,齐威王的马比你的马快不了多少呀。”有位读者从中发现疑点:齐威王中的“威”字是后人在他死后追加的谥号,赛马时齐王正和田忌比赛,孙膑怎么知道他死后的称号呢?这显然是一处“硬伤”,是个常识性错误。像这样联系生活实际和社会实践去读,去悟,就能如阳光驱雾般使自己从细节中发现疑点,对书中可疑之处来个“每事问”,这对我们把书读懂、读通,将大有裨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2 03: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看了一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4-13 19: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的结果

滕道明


  凡事皆有过程,力求有结果,读书也一样。由于书不同、人不同、读的目的和方式不同,读的结果和成效就有了不同,读书也有了雅俗之别。

  自愿与强迫。有人读书是被迫无奈,往往读得索然无趣,味同嚼蜡,而且越用功越觉苦楚。但是时间久了,这种读书的苦会慢慢变成生活的甜,觉出甜头之后,读书会自觉起来。相反,有人读书完全是出于主动,甚至到了饭可以不吃但书却非读不可的地步,但有的成了大儒,也有的成了腐儒。因此说,自愿和强迫都只是读书之因,因和果却未必有铁定的关联,它们可能殊途同归也可能大相径庭。

  精致与粗糙。读书的情形千差万别。有人博览群书浅尝辄止,有人断章取义却自鸣得意,也有人读书细嚼慢咽,如切如磋,一字一词会推敲半天。有人自觉读了几本书便自命不凡,摆出清高的架子,与凡世格格不入起来;也有人书读得越多,悟得越透,越觉学海无涯,因此越谦虚谨慎。知识分子的大与小,大抵可以从对书的态度和自我认知的层面来略作区分。

  聪明与愚笨。是因为聪明才读书,还是因为读书才聪明?书是开启智慧的钥匙,读书人有少年得志的,也有大器晚成的,但无一不跟读书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曾国藩天赋不高,小时候曾对一篇文章重复读了很多遍,但总是没能背下来。碰巧当时家里来了贼,潜伏在屋檐下,希望等他睡觉之后捞点好处。可是等啊等啊,见他总是翻来覆去地背那篇文章,没有要睡觉的意思,贼人不禁大怒,跳出来说:“这样子还读什么书?”然后把那篇文章背诵一遍,扬长而去!可笑的是,聪明人终究只是做了盗贼,天分不高的曾国藩,却成了“中兴名臣”。

  藏书与读书。有人藏书是为了读,也有人藏书是为了藏,久而久之书架满了脑袋空了。书的价值在于阅读,一旦被束之高阁,便如同神龛里的泥胎,成了供人景仰的工具。还有一种读书实质上也只能算作藏书,那就是死读书,把自己的脑袋变成电脑的内存,这样读书的人,满腹经纶却满脑糊涂,经天纬地却事事难成。而会读书的人,读得进去,又走得出来,在把书读薄的同时,也把思想读厚,然后厚积薄发,因此做起事来便能够事半功倍。

  目的与结局。读书目的千差万别,有人为生计,有人为卖弄,有人把读书作为终南捷径。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潜,有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读书一旦变成趋炎附势的工具,便被亵渎了。同样是读书人,有人谦虚谨慎有人飞扬跋扈,有人大智若愚有人自作聪明。同样是读书人做官,有人“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也有人“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读书目的不同,结局自然殊异,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读书时怀的是什么样的目的,便会引导他走向什么样的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5 07: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最忌“死啃” (管见)


  著名杂文家冯英子曾经讲过一个故事:一满族贵族,被任命为镇守荆州的将军。他痛哭流涕,誓不肯去。问他什么缘故,他说连关公也守不住的地方,我怎么守得住呢?与其将来失守获罪,不如不去的好。原来,满族贵族最先见到的汉文化是范文程身边的那本《三国演义》,努尔哈赤和他的将军们行军布阵,很多得益于这本书上的经验。他们把罗贯中笔下的关公奉若圣明,而关公是失荆州、走麦城时死的,此君不敢去守荆州,其原因大抵就在于此。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呢?这位满族贵族,乃是一个标准的书呆子,其“死啃”书本,“只相信自己从书上读来的经验,看不到环境的变迁,看不到现实的变化”,故而把自己的思想禁锢起来,不敢越雷池半步,其结果自可想而知。

  “死啃”书本,其实就与守株待兔者一样,迂腐可笑,更可悲可叹。忆起“空城计”是在马谡违抗命令、蜀军缺兵少将、司马懿大军突然来临的情况下发生的。身为主帅的诸葛亮,其时倘有半点惊慌,举止失措,便会造成军心动摇、土崩瓦解的局面。在“空城”的形势下,他的镇定自若、沉着冷静,他的特别布阵,竟令敌方以为城里定有伏兵,从而化解了一起必败的危局。兵不厌诈,“空城计”当是一种重要而有效的军事谋略,但并非唯一的谋略,并非屡试不爽的产物,且总须视情择而用之。如果死啃《三国演义》,把小说当成历史,思想僵化,行动教条,最终必走入死胡同而落败。

  要读书但不尽信书,尤其不要死认条条框框,不要拘泥于某个观点,应着眼于作者的立意布局、思维方式,并通过自己的咀嚼、梳理,把它读顺了、读透了、读“活”了,并从作者的思想围墙中走将出来,以至是跳将出来,这才是我们读书应持的正确态度。

  不“死啃”书,把书读“活”,自需要按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运用脑髓,放出眼光”,亦即要敢于质疑,善于批判。美国高中教育的四个目标第一条就是“通过语言教学,帮助所有学生培养批判性思考能力”。老师为何不让学生背书,不给作业设置标准答案,甚至故意避免“正确答案”?就是为了不让学生丢掉批判的精神。而哈佛大学的标志更可谓是批判性思维精髓之体现:三本书两本朝上打开,一本朝下盖着。想告诉学生,书中尽管有知识和思想,但也会有谬误。若要想追求真理,那就应当质疑,质疑一切。是的,批判中,我们才能甄别精华和糟粕;质疑中,我们才能厘清有用的和无用的。

  在我看来,一个真正爱读书、“活”读书的人,总是与“捣碎”书籍联系在一起的。其“捣碎”的过程,究其实,就是一个释放自我情感与思想的过程,就是一个与作者不断较真、争辩的过程,也必是一个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的过程。

  有人说,做文字工作,拼到最后是拼认识,对生命的认识。读书何尝不是如此?拼到最后,就是拼自我的再认识。生命是活的,我们的读书,我们的认识,当然也应该是活的。一切“死啃”的做法,一切僵化的思维,都是与读书宗旨背道而驰的。




赵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19 04: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没事来逛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19 07: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方瑞 发表于 2012-6-19 04:07
今天没事来逛逛

欢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DrawChina.com  

GMT+8, 2018-1-23 15:38 , Processed in 0.16046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