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中国 Draw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回复: 4

文化圆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0 07: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四十一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可可西里和鼓浪屿先后跻身世界遗产,中国的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2项,仅以一项之差居于意大利之后。从1985年加入《世界遗产公约》、1987年产生第一批世界遗产以来,中国用30年多的时间,向世界展示了我们在遗产保护方面可以达到的高度,也向世界贡献了自己的保护理念和方法。

  当然,我们不能忽略的是,成为世界遗产只是一个开端,却绝不是终点。“后申遗时代”,关于如何保护,如何研究,如何让更多人真正读懂世界遗产隐于表面光环之下的文化内涵,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a 禁闻视频 t.cn/RJAQKc4 据说伦敦奥运上刘翔负伤,央视早已知道,做了四套解说预案。 外媒体在报导这件事时说:“刘翔知道、央视知道、领导知道,只有观众在傻等奇迹”   发表于 2017-8-10 09:5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07: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保护只有起点,没有终点(文化圆桌)

本帖最后由 shitu 于 2017-8-10 07:40 编辑

        
        
        
        
        

  于我而言,鼓浪屿9年漫长的申遗就像一场浪漫的恋爱,现在申遗成功了,仿佛领到了一张结婚证,浪漫和兴奋已成过去,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共同面对更多琐碎的日子、繁杂的事务,才能维系这美好的婚姻。

  监测是为了更好地保护与管理。目前鼓浪屿的监测内容主要包括51组代表性历史建筑、2处代表性文化遗迹、4组历史道路、7处代表性自然景观、总体格局、建设控制、游客等,每一类的监测方法各有不同。

  很多人担心,鼓浪屿成为世界遗产以后会沦为一个旅游岛,人挤人、人看人。但实际上,鼓浪屿最早做出的努力就是限制游客数量。近些年,鼓浪屿旅游景区和居住社区是有矛盾的,给居民带来了困扰,物价被抬高了,安静的环境也没有了,很多居民就在周末或节假日去厦门亲戚家住。2012年10月2日,一天内有十几万游客上岛。之前游客和居民共用一个进出码头,很多居民都觉得交通压力很大,后来我们把码头分开,情况就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从今年6月30日开始,每天上岛总人数限定为最高5万,这样既保证旅游的舒适度,也保障居民生活的舒适度。

  监测系统与轮渡公司的票务系统、景区的进出闸机是相通的,我们要保证同时在岛屿上的人数不超过3万。在后台可以观察到客流量在不同时段的变化,游客一般从上午10点开始增加,到下午4点开始撤离,可以看到明显的曲线。如果岛上人数超过2.5万,我就会收到一条“四级预警”的短信;如果超过2.8万,就要关注游客密集区是否会出现拥堵和踩踏。

  1843年,厦门开放为通商口岸。英国、法国、美国、日本等13个国家均在鼓浪屿设立领事馆,也带来了宗教、科技和不同的生活方式,鼓浪屿逐渐被改造,但直到19世纪中后期,还保留着非常传统的闽南渔村风貌。1903年鼓浪屿成立了工部局以后,这里逐渐成了一个国际社区,当地中国人、归国华侨和多国居民汇聚于此,传统文化、华侨文化、西方文化相互交融。最多时有500多位外国人生活在鼓浪屿,南洋华侨等在岛上先后建起约1000栋风格各异的别墅洋楼;岛上有女子学校、幼儿园,引进了风琴、钢琴等西洋乐器,培养出殷承宗、许斐平、林俊卿等音乐家。

  “历史国际社区”这一概念能够从各个层面体现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对话交流,这也是其成为世界遗产的价值所在。

  鼓浪屿的每栋建筑都存在一定隐患或破损,必须要修的就请专业施工队伍来修缮;有隐患但达不到修葺标准的就安装一些设备,24小时监测其发展。同时,我们每周都会对每一处遗产要素进行巡查,以图片和文字的形式建立巡查档案。虽然执行不到一年,但这套监测系统已经为我们保护文化遗产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辅助手段。

  鼓浪屿还建立了历史建筑研习基地,根据木质构件、水泥雕花等不同技艺聘请11名老工匠担任老师,通过“传帮带”培养传人,确保今后老建筑进行局部修复后也能让历史信息得到保存与再现。曾经,这些建筑与场所被岁月侵袭,逐渐黯淡了容颜,喑哑了声音。现在以最小干预的原则进行看护,逐渐恢复着最初的容颜。

  和修缮相比,预防是最好的保护。茂盛的植物对建筑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生命力旺盛的榕树,根系总是沿着墙体生长,有不少老别墅因此墙体开裂。有的植物遮天蔽日的同时对屋顶的砖瓦也有潜在的破坏。一半以上的重点历史风貌建筑被猫爪藤、爬山虎等藤本植物包裹,它们会分泌酸性物质,对墙体造成一定的腐蚀,还会带来白蚁等病虫害。为每栋建筑及其周边的植物建立监测档案是非常必要的。申遗成功之前,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已经与相关部门启动这一项目,117栋重点历史风貌建筑和它们旁边的植物成为长期监测的重点。

  现在的监测不仅是为了应对5年后的复查,更重要的是为科学管理提供重要的辅助手段。不仅遗产单体,对气象和微环境的监测也不可或缺。比如对台风等灾害性天气、地震、海洋环保的监测,三五年后,这些数据就能成为科研的基础。对微环境的监测,鼓浪屿有小型气象台,下雨后会对雨水的酸碱进行检测,看看它对建筑本体、植物生长的影响;对4个人群密集区,主要是街心公园和小吃一条街,进行噪声监测,如果有一个地方长达5分钟噪声超过80分贝,我们会立刻赶到了解情况,不是说这个音量就会造成破坏,但它确实会对旅游的舒适度有影响。

  当然,让文化社区和文化景区两个概念达到有机融合和适度平衡,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比如整个社区的公共设施要进一步完善:医疗机构的增加、平价超市的规范、旅游线路的改造和规划、消防设施的完善与便捷……而更为长远的计划,便是全岛的博物馆计划,让每一栋老建筑都可以用起来,成为小型的主题博物馆。要想方设法腾出更多公共资源面向居民,特别是向广大青少年开放,激发更多民众参与文化遗产保护,让广大市民和中外游客共享鼓浪屿保护发展的成果。

  成为世界遗产是实践承诺的开始,保护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蔡松荣(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07: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申遗成功之后的路怎么走(文化圆桌)

本帖最后由 shitu 于 2017-8-10 07:43 编辑

  中国的世界遗产数量已达到52项。虽有观点认为目前我们已过了拼世界遗产数量的时代,遗产的保护与利用才是重点,但拥有与悠久历史和多样性自然景观相匹配的世界遗产数量,依然激发着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

  成为世界遗产,意味着申报过程中提炼的突出普遍价值得到广泛认同。2015年7月,土司遗址申遗成功之后,我陆续遇见了一些在海龙屯、永顺老司城和唐崖土司城周边长大的新朋友,都异口同声表达了同一个意思:没想到这样一座荒山能申遗成功。

  土司建筑对西南山地同类建筑产生了深远影响,是中国历史上曾经流行的土司制度的见证。土司制度的本质是“齐政修教,因俗而治”。它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在保障国家统一和社会整体发展的同时,还有效维护了族群与文化的多样性。历史的经验,可以为文明冲突频发的当今世界解决类似问题提供借鉴。换言之,土司遗址的核心价值在于其背后的土司制度。

  某种意义上,土司制度就是中国古代的“一国多制”。由于地形的阻力和文化的差异,从统治成本、历史因素等考量,元明清王朝在从东北到西南的山岭地带(特别是西南地区),采取了委任当地民族首领代中央管辖各自区域的土司制度。土司世守其土、世袭其职、世有其兵,高度自治。这一制度脱胎于历史更为悠久的“羁縻之制”,但进一步得到强化。采用相对温和的手段来治理帝国边疆的管理策略,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不可忽视的是传统“和合”理念潜移默化的影响。所谓和合,就是不同族群和文化之间,彼此融合,和而不同。习近平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一国两制”包含了中华文化中的和合理念,体现的一个重要精神就是求大同、存大异。

  从更加广阔的视野,由青藏高原延伸往东北和西南的两组山脉,将由平原和丘陵组成的帝国腹地相拥在怀,形成华夏文明的边缘地带。这一地带地理环境相近,文化亦多有类同,已故考古学家童恩正先生20世纪80年代提出“从东北至西南的边地半月形文化传播带”的命题。早在1935年,地理学家胡焕庸先生根据人口密度的不同,从东北的瑷珲至西南的腾冲两点画线,将中国版图分为西北和东南两大区块,这就是著名的瑷珲—腾冲线。瑷珲—腾冲线与半月形文化传播带异曲同工,划分出了辽阔版图内民族与文化潜在的分野,线主要强调了东西的差异,带则勾勒了内部的关联。英国考古学家罗森教授或受此启发,新近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重申了夹在中国腹地与草原世界中的半月形地带,并将之视作草原文明与华夏文明相互接触的重要区域。历史上的土司制度就主要在这半月形山地推行。

  文明具有立体性,草原有草原的文明,平原有平原的文明,海洋有海洋的文明,山地有山地的文明。半月形地带上的土司遗存,讲述了一个山地上的中国。对其价值的挖掘,仍有不断深入的可能。

  但这种探索,主要集中于学理的层面。将学者的认识,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传递给大众,是成为世界遗产的遗产地仍需再做的功课。土司遗址跻身世界文化遗产后,遵义海龙囤、永顺老司城和唐崖土司城都已先后向公众开放,此乃共享文化遗产保护成果的重要举措,无可厚非。三地政府及负责运营的公司积极开展了大量工作,但由于三地均地处偏远,并未出现预期的游客量,参观者仍以本土民众为主。

  世界遗产申报成功后遗产地的商业化,建设性破坏,管理监测不力,重申报、轻保护、重利用,以及圈地售票或卖更高价门票以致遗产地渐失亲近感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广受诟病,这也对土司遗址的后续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部分人看来,土司遗址因为年代晚近,学术价值不高,申遗成功之后,基础研究工作就可以暂告一段落,应将重心转移到保护与利用中来。这种认识也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三地考古工作的开展。以海龙屯为例,申遗过程中设立了考古工作站,但在申遗成功后已慢慢冷清下来,在重视程度、经费投入和人力投入上都大不如前,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考古发掘报告的整理工作。

  三地遗址的考古工作,拓展了土司研究的空间,掀起了土司研究的一波热潮,也使土司考古成为考古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这项工作仍需持续不断地开展。同时遗址的保护、管理与利用等工作,也需不断提升水平,方能使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土司遗址的突出普遍价值,在更大的范围得以弘扬。



李 飞(贵州省博物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07: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读懂地下的精彩(文化圆桌)

本帖最后由 shitu 于 2017-8-10 07:46 编辑

  做了多年殷墟考古队长,在小屯附近散步已经成为习惯。小屯村北的殷墟博物苑,是3000年前商王朝的宫殿宗庙区。我喜欢子夜时分在这里游走。这时候的殷墟,游人散尽,空旷的园子灯熄影灭,四周一片寂静。正是心读殷墟的大好时光。

  恍惚间,商王朝从地下苏醒。武丁和妇好并肩而行,贞人在占卜,士兵在操练,祭祀如期举行。宫殿区外,两纵三横的道路上马车奔驰。密集的邑聚间,行人你来我往。不远处,西北流向东南的人工水渠南岸,铸铜作坊火花飞溅。

  这不就是殷墟的本来面貌吗?

  是的,殷墟见证了古老的商王朝。殷墟的甲骨文为我们保留了3000年前的汉字。殷墟出土的铜器、玉器、建筑基址及丰富的祭祀遗存,展示了中国历史上青铜时代鼎盛时期的物质成就和精神面貌。

  2006年,殷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那年,安阳举行了盛大庆典。司母戊鼎前人山人海。激动的人们奔走相告。11年过去了,殷墟还是当初模样。参观的人虽然逐年有所增加,但申遗成功时的盛景再未重现。

  申遗成功,显然不是终点。

  龙门有奉先寺,故宫有三大殿,我们的世界遗产,大都可读性很强。然而殷墟的精彩,几乎全在地下。如何才能呈现?这道考题难倒了许多人。为了宣传殷墟,当地政府组织过“大秀殷商”表演,让美丽的女演员扮演妇好;又请来台湾汉唐乐府陈美娥女士,将武丁与妇好的故事改成南音在北京演出;还在台北故宫策划了“武丁王与妇好后”的文物展览,将“夫妻团聚一家人”的故事讲到海峡对岸(武丁的文物已于20世纪30年代运往台湾,妇好墓中的文物于1976年发掘出土,存放大陆)。遗址之外的功夫算是做足了,然而盛名之下的殷墟,依旧不温不火。

  有人提出在殷墟建一座超大型博物馆。此议一出,颇得掌声。世人对殷墟的关注,首选甲骨、青铜器和玉器。建一座超大博物馆,将所有出土文物存放其中,让人参观,确实也能反映殷墟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

  然而我心中的殷墟却不是这样。我念念不忘子夜读殷墟时浮现的那个场景,幻想有朝一日这个场景变为现实。

  殷墟的保护和展示,也许最重要的是遗址格局。商朝人自豪地将殷墟称为“大邑商”,人人向往。重要的故事,都在都城展开。飞速发展的考古学,早已突破了早期知识的局限,学术界今天对殷墟的了解,超过了众多史学家。

  我们掌握了大邑商的基本布局。确认了商王朝主要宫殿建筑的位置在小屯村东北,四合院是其基本形式。路网、水网的研究进展,使我们明白了水渠与作坊的关系,也知道路旁聚落的大概情形。甚至了解到妇好死后埋在了坡丘之上,前面是一泓清水,池苑旁有丹顶鹤漫步,褐马鸡觅食。

  以不伤及遗址本体为前提,在遗址而非博物馆内做好展示文章,或许是更合适的路线。当年的故事,丰富而多彩,依据考古成果,让遗址公园三步一景,五步一故事,让“突出的普遍价值”得以自然表达。

  这样的殷墟,人们进得来、看得见。置身场景之中,你能感受3000年前祖先杀人祭祀的虔诚,体会中国历史上绕不开的血腥500年。你能识读3000年前的社会组织、国家制度、文字表达,知道那时人的平均身高低于现在,平均寿命只有30岁,贵族们住着四合院,写着毛笔字,但与平民一样过着吃小米而非白面的生活。

  这样的公园是民众的乐园。可以来晨练,也可以夜游。

  这样的公园,你也许不必买票。即使买票也是考古票或角色票。考古票让你跟随考古队体验发掘的乐趣。角色票,倘若你不幸购买的角色是“羌人”,则必须面对“被杀”的命运。然而游历殷墟的过程中,你若能认出某个地方的甲骨文,或者碰巧知道陶鬲或者青铜觚、爵的用法,则你不仅可以避免被“砍杀”的命运,甚至可以乾坤大逆转,摇身一变体验一下和“妇好”干杯的感觉。

  殷墟依托的洹河不再是普通的河流,它应该是生态之河,更是文化之河。洹水之滨,向中学课程奉献了甲骨文、司母戊鼎等概念。如果结合课本打造“实地版”的历史,或可让抽象的概念不再抽象。

  博物馆虽然重要,但遗址才是重点。努力做好遗址内涵的展示,民众才能认识殷墟、自觉保护。

  殷墟如此,其他考古类文化遗产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唐际根(中国社科院考古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DrawChina.com  

GMT+8, 2017-8-20 13:50 , Processed in 0.13365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