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中国 Draw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0|回复: 0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仅公开展出3次 为何深藏不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7 06: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千里江山图 局部 (国画) 北宋 王希孟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今年9月份将举办的“中国古代青绿山水书画展”上,其中领衔作品北宋王希孟创作的《千里江山图》长卷,引起了艺术界和收藏界的关注。

       《千里江山图》长卷纵51.5厘米,横1191.5厘米,绢本,青绿设色,无款,现藏故宫博物院。它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作品以长卷形式,采用远距离俯视,多点透视,全景式描绘了连绵的群山冈峦和浩淼的江河湖水,于山岭、坡岸、水际中布置、点缀亭台楼阁、茅居村舍、水磨长桥及捕鱼、驶船、行旅、飞鸟等,描绘精细,意态生动。景物繁多,气象万千,构图于疏密之中讲求变化,气势连贯,以披麻与斧劈皴相合,表现山石的肌理脉络和明暗变化;设色匀净清丽,于青绿中间以赭色,富有变化和装饰性。作品意境雄浑壮阔,气势恢宏,充分表现了自然山水的秀丽壮美。

       全卷从左至右大致可分为五段景色描绘,每段之间画家都以江面隔开,又以桥梁、游船、渔舟衔接或呼应。全卷画面中山石先以墨色勾皴,后施青绿重彩,用石青石绿烘染山峦顶部,显示青山叠翠。江河勾出水纹,与没骨色彩形成反差对比。作者继承了传统青绿山水画法,更趋细腻严谨,点画晕染均能一丝不苟,人物虽小如豆,却形象动态鲜明逼真。万顷碧波,皆一笔一笔画出。渔舟游船,荡漾其间,使画面平添动感。在用色上,作者于单纯的青绿色中求变化,有的浑厚,有的轻盈,间以赭色为衬托,使画面层次分明,鲜艳如宝石之光,灿烂夺目。

       此《千里江山图》图卷上无作者款印,后来被当时的宰相蔡京收藏,他在画卷上的题跋记述了宋徽宗指点王希孟,收他入翰林书画院的经历:“政和三年闰四月八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蔡京落款时间为北宋政和三年(1113年)。清初时收藏家梁清标将画家题为王希孟。

       由蔡京的题跋人们才得知,王希孟18岁时在宣和画院学画,山水画创作曾得到宋徽宗亲自指导,半年后则创作了这卷《千里江山图》。宋徽宗是《千里江山图》的第一收藏者,随后将《千里江山图》赐给了自己的宠臣蔡京。北宋消亡后,该图卷被收入南宋内府,宋灭后,被元代高僧,书法家李溥光收藏。明末清初此画被著名藏书家、文学家梁清标收藏,后来入藏清内府。卷后除了蔡京题跋外,还有元代溥光和尚二跋,钤“缉熙殿宝”“乾隆御览之宝”等印二十八方,由《石渠宝笈初编》等著录。

       在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千里江山图》的知名度显然不是最高的。《洛神赋图》《步辇图》《唐宫仕女图》《五牛图》《韩熙载夜宴图》《清明上河图》《富春山居图》《汉宫春晓图》《百骏图》,似乎都比它更让民众耳熟能详。原因主要在于这幅画很少与世人见面。根据故宫博物院介绍,从新中国成立至今,《千里江山图》只公开展出过三次。就是故宫的专家们,见到该画的机会也是屈指可数。

       为什么要将《千里江山图》如此深藏不露?原来,绘制《千里江山图》时,王希孟用了很多矿物质的颜料,颜色很厚,历经900年,如今只要打开画卷,颜料就容易脱落而损伤画作原貌。《千里江山图》在长时间里一直没有修裱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此,少展览也是为了保护。

       2011年,故宫博物院破格首次将《千里江山图》全卷授权荣宝斋按原作1∶1对全卷进行了真迹仿造。今年2月25日,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还发行了《千里江山图》特种邮票通景版票一套9枚。

       著名古代书画收藏家朱绍良先生对这件作品研究颇深,他谈到,古代最初把这类绘画叫作设色、着色山水。《宣和画谱》记载日本已有金碧山水,从此就有了“金碧山水”一词;“青绿山水”一词是由元代汤垕首先使用,后来,元代的夏文彦在《图绘宝鉴》中开始记录青绿山水绘画,并以区别于浅绛山水作品。而《千里江山图》的名称是在乾隆《石渠宝笈》里首次出现的,而清初时的收藏家宋荦则称其为《青绿山水图》。也许由于《宣和画谱》里有王晋卿、赵千里的《千里江山图》,乾隆才将王希孟的这件作品也改名为《千里江山图》。王希孟绘制《千里江山图》的技法实际上具备了“六远法”,不仅具备了郭熙高远、深远、平远的“三远论”,还具备了韩拙在《山水纯全集》中提出的迷远、阔远和幽远。《千里江山图》在对山水和舟桥的描绘上也符合南齐谢赫提出的“绘画六法”。

       对于《千里江山图》的鉴定要点,擅长古代书画、古代建筑鉴定的朱绍良先生认为,王希孟在该图卷中画的衡门是北宋的形制,这样的衡门至今在日本还出现在一些建筑中,比如平安神宫、飞鸟寺门口都用的是衡门;画中建筑物的画法也是北宋的标准形制,重檐歇山顶、引檐与北宋李成的《晴峦萧寺图》、关仝的《关山行旅图》中相似,而南宋后的画法就不一样了;画中的木制独角门属于北宋制式,符合《营造法式》卷六的形制;两层阁楼式的长桥与南宋的长桥也不同;其桅杆式的帆船,有橹有平衡舵,与南宋的舟船也完全不同;画中的平桥是采用竹编的笼子,里边放上卵石做的桥墩,上边放置木板,木板上用草抹泥,南宋后的绘画便再没有见过这样的处理;桥亭上用的庑殿顶,与北京故宫的太和殿以及各大寺庙的大雄宝殿类似;画面中两个小船连体在一起是为了放四角网打鱼,这与五代南唐赵干的《江行初雪图》中是一模一样,而一般单体船用的是拉网或抛网;王希孟画水纹采取的是峰头式水纹,南宋李唐《江山小景图卷》里还有,后来就没有了,这种画法很规矩,是画院画家认真细腻的处理方式;画面中出现的水磨是北宋的风格,屋顶上用的鸱尾也是北宋的制式,歇山顶为平直檐口,檐角不起翘,与北宋郭熙的《早春图》里是一样的;画中各种建筑都采用北方的直棂窗,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也有这样的直棂窗,而南宋绘画中都是格子门、格子窗;王希孟在《千里江山图》中所画雄伟山峰为北宋画作中常见的高耸陡峭,与南宋时期的馒头山形状不同。

       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与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以及2012年内地1.01亿元拍卖的元代王振鹏的《江山胜览图》手卷如何相比,朱绍良先生表示:“在封建社会,山水画代表了统治阶级的一统江山和文人墨客的文雅心境,而《清明上河图》作为民俗画,描绘大众生活纪实,类似于今天的纪录片,何况其中还有一些败笔:某些人物的帽子画反了,房屋的画法违反透视原则,而近小远大,有些人物的腿比胳膊还细等,而《千里江山图》里虽然人物、建筑都画得很小,但都十分准确清晰;王振鹏的《江山胜览图》是水墨画,比起《千里江山图》,意境和技巧都有一定距离。青绿山水存世量很少,这么一个18岁的年轻人能够驾驭这样大场面的作品是十分难得的!”(季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DrawChina.com  

GMT+8, 2017-11-19 03:11 , Processed in 0.14816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