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中国 Draw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2|回复: 0

行向何处的“旅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 20: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有两目,不第谓其昼视日、夜视月也;又赋之两足,亦不第欲其走街衢田陌、上长安道已也。”明代王思任的这席话讲的是,人生双眼,不应只限于观看日月;人有两足,也不应仅仅奔走于田垄与仕途之间。由此,他也将“旅行”视为人的天性与道法所在。中国古人们好旅行,也赋予旅行“德性”与“情感”。孔子讲“知者乐水,仁者乐山”;枚乘认为“游涉”能够“陶阳气,荡春心”,“观涛”可以“澡概胸中,洒练五藏”;至魏晋,名士们则鼓励以山水来“游目骋怀”,缓解幽愤之情。

  如今,“旅行”也逐渐摆脱古人的语境而走向现代的话语之中。现代交通技术的进步让相对距离缩短,以及文化的产业化发展,这些,都使得旅行越来越方便,并成为一种可以等价交换的商品。由此,旅行逐渐走向平民化和大众化。

  然而,看现代人旅行,却犹如看流水线上的产品生产。往往是,参加旅行团的游客,在规定时间与明确路线的要求下,在三日到七日的短途之中,仿佛上完一轮速成班,完成了心理上对“旅行”符号的消费。而这,也形成一种悖论:难得的旅行本是人们在“朝九晚五”之外进行的放松,但似乎却使人们又陷入另一种“工作律令”之中,体验着对体力的“假期式消耗”。于是,“穷游”与“自由行”迅速升温,旅行的“净化”意义被重提。但是,当“净化”过分地与拉萨、丽江等异域想象相联系时,旅行又不可避免地成为社交媒体下增加谈资的工具。

  反思旅行,应是对“旅行热”的一剂退烧药。我也热爱旅行,也曾是“旅行热”中的一名高烧患者。但当每一次旅行过后,拖着比工作日更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时,我不禁思索,我期待旅行究竟是在期待什么,旅行是否满足了我的期待呢?于是,在此后多次的旅行中,我试着“观看”旅行,持续的思考也使得答案逐渐明朗起来。感受最深的是去年去马来西亚的那一趟旅行。回来后我给朋友们分享马六甲的大雨、深夜的热带雨林……但当他们问我,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我想了想,却说是飞机上看到的清晨。朋友们都不以为然地笑起来,认为这并无地域特色。我却回想起在红眼航班上坐了一夜后看到的清晨。飞机刚好悬在云层与地面的中间,丘陵的曲线在日出不久的晨光中伸展,天空广阔幽深,和着轻薄的光泛着橙红。已清晰可见的地面市镇绵延扩散,在大地上寂静而体面地沉睡着。那一刻,一夜未寝的困顿全无,我在俯仰之间的人工艺术与天造自然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磁场,仿佛自身倏尔坍缩成一粒飘浮于天地间的黑点,却借着这黑点的存在看到亘古世界充盈的美。那一刻,对手头未完事务的焦虑,人际关系相处中的烦扰,以及种种的担忧,突然显得莫名地渺小。我仿佛忽然从高处看到自己的存在,并感叹能拥有这生命本身是多么美好。为这短暂的几分钟,为这由陌生的静谧所引发的思索,我已经感到不虚此行。

  日复一日。正值元旦假期,眼看春节长假也已不远。可以想象,在新年的狂欢中又将掀起新一轮的旅行高潮。要怎么旅行,如何去看待旅行,旅行之后到底行向何处?在车站与人群的喧哗中,在冰雪与酷阳的交织中,在异国与他乡的流返中,愿你能在这广袤无垠的世界里,找寻到属于自己的旅行的意义。


( 姚琬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DrawChina.com  

GMT+8, 2018-1-21 06:25 , Processed in 0.11964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