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中国 DrawChina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25|回复: 0

平和又一年(冷眼观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9 14: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商或西周早期青铜器《皿方罍》,于一九一九年出土于湖南省桃源县。器型硕大,雕刻精美,充分反映了中国青铜器铸造鼎盛时期的高超技艺和时代气象。《皿方罍》出土后不久就器盖分离,罍盖藏于湖南省博物馆,罍身几经辗转,现身二○一四年纽约佳士得春拍,在几位湖南籍人士的促成下,由湖南省博物馆洽购,终实现“身首合一”。



      
  梵高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创作于梵高生命晚期。作品色彩鲜艳并充满活力,透露着梵高对生命的热爱及其创作热情。该作品于二○一四年在纽约苏富比秋拍中以六千一百七十六点五万美元成交。




  2015年过去近一季,2014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数据才刚刚出台,相关机构、人士虽然付出了许多的心血汗水,但是,回头望去:平和又一年。

  这平和是市场行情的平平淡淡。

  这平和是行业状态的平平常常。

  平平淡淡也是真

  2014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虽然有些平淡,但也不乏新气象,譬如:有钱任性走天涯。

  去年4月8日,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夫妇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中,以2.81亿余港元竞投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同年11月26日,在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上,他们又以3.48亿港元,竞投得目前最贵的一件中国唐卡。2014年11月4日,北京华谊兄弟公司董事长王中军通过电话委托,在纽约苏富比秋季拍卖夜场中,以6176.5万美元竞投得荷兰画家梵高的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这是目前已知中国大陆收藏者在国际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上的最大一笔交易。

  为什么中国收藏者在境外收藏高价中国文物?

  为什么中国收藏者在境外收藏高价外国油画?

  为什么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不如境外市场此起彼伏?

  关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讨论、关于世界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的讨论、关于中国房地产不甚景气的讨论、关于中国边疆领土与领海及其物产所有权的讨论等等,影响了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进一步高歌猛进,也可能使其在短时间内难以云开雾散。委顿了多年的中国股市在去冬今春展开的牛市行情,又使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既缺少资金,也缺少关注。没有大资金,便没有大行情,便没有大热点,便没有大新闻,便没有大拍品……所以,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难免平淡无奇。

  曾经的妄自称大与闭关锁国,致使外国艺术品收藏成为中国收藏界的短板。就收藏而言,无论从学术研究来说,还是从投资来考量,收藏海外特别是西方艺术品我们都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4年,苏富比拍卖公司年度成交额共计60亿美元,同比增长18%,创其历史新高;佳士得拍卖公司全球成交总额达51亿英镑,较2013年增长12%,创其有史以来最高纪录;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年度成交总额为307.6亿人民币,与2013年基本持平,调整依然。

  这内外市场的冷热反差并不惊人,苏富比与佳士得并不是单纯的文物与艺术品拍卖公司,他们还从事不动产的拍卖,而我们的公司多数是单纯的文物与艺术品拍卖公司;苏富比与佳士得的市场是全球市场,而我们的市场是局部市场;苏富比与佳士得历史悠久、资源广泛,而我们的公司只有区区20余年历史,资源所及也就是大中华地区与华人之间。从这些情况说,大陆中国文物与艺术品这两年的平平淡淡倒是一种真实,或者说它也体现了大陆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从业机构在资源、管理与开发能力以及有关人员在素质、才情与人脉方面的真实,因此,我们可以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自2003年以来的突破上扬是多年积累能量的一种爆发,当这种爆发已然释放了原来储蓄或压抑的能量后,接之而来的必然是一种平和的状态与一段平和的时期。更何况,中国经济增速从高速向中高速的转变正在其时。

  由是,我们可以根据海外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以及近20余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历程来推断未来行情,如果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真的如人们所预想的每5—8年有一个较大的行情,可能出现再创新高的场面,也还是会有一个个的平淡行情接踵而至,毕竟,关于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法律、学术、艺术、心理、伦理及社会学准备依旧不足。遗憾的是,多年来,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一直在强光灯下,被广泛关注,被过度关注,被言过其实地期盼着。

  平平常常才久远

  人们在回顾20世纪国际文物与艺术品市场时,常常说:股票、房产、文物与艺术品三大投资方式,其中最保险、最有成效的是文物与艺术品投资,年平均利润达5%。就一个世纪而言,文物与艺术品年投资平均利润超过5%,已经很高了。

  史无前例的30余年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限的商机,创造了巨额的财富,也扩大了人们的胃口与欲望。现在,无论哪一行,5%的年平均利润是没有多少号召力的,所以,大家都把拍卖利润焦点投射在那些真实发生的神话演绎上,讲述着那些动人的故事与铁板钉钉的利润,展开着那些必然因素,而其背后的那些偶然因素、那些纠结与曲折,特别是那些失败的案例,却被忽略不计,甚至被有意遮盖。

  当一件作品把政治、学术、艺术、民俗、民间、商业诸因素聚集于一身时,就是神品,就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创造奇迹。不过,如此神品可谓凤毛麟角,摆在我们面前的、比比皆是的、让人打不起精神的则是那些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一般性文物、被当代艺术家不时重复的一般性作品。

  这些“一般性”文物与艺术品在数量上是目前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主体,是进入寻常百姓家的主力,自然,它们也因此而占用了本来不算充盈的收藏资金。影响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未来发展的瓶颈之一,是这种“以次充好”现象的不被重视。所以如此,原因很多,但重要的莫过于进入这行的机构与人们,似乎大多有一个理想:成为收藏家,进而建立博物馆。他们把精力、财力几乎都投放在藏品数量的增加上,而罔顾藏品的特点与质量。

  中国需要出现大量的收藏家,但是,收藏家并非人人可为的角色。

  中国需要建立更多的博物馆,但是,博物馆并非说干就能干的事业。

  一家博物馆的收藏如何是重要的,接着而来的有关藏品的整理、研究与衍生产品开发似乎更重要。这些都需要深入的推敲与高超的智慧,还需要国家与社会必要的监管制度与力度,更需要从业者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与态度。

  2014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因为外部环境的不尽理想,一些拍卖公司也颇费脑汁,开设了数十场各种各样的学术讲座。在高价位作品成交不理想的情况下,一些公司把眼光投射到成本低廉的年轻艺术学子作品上,“学院新水墨”等青年艺术家板块、专场不绝于市。更有敏锐人士,发现了微信的力量,开始了以微信为平台的拍卖,甚至有朋友圈拍卖会等等。相关的努力虽然没换来多大的动静与多么喜人的利润,但是,由此营造的学术气氛有可能助力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健步前行。

  在2014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中还有两件大事值得记载于史。其一,关于刘益谦收藏的宋代苏东坡《功甫帖》真伪的讨论;其二,商或西周早期青铜器《皿方罍》入藏湖南省博物馆。

  由《功甫帖》真伪引起的讨论、辩论、诉讼延续数月,牵动了文博界、收藏界、拍卖界,至今没有定论。自从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书画组几位老人相继去世以后,关于中国古代书画的鉴定似乎步入了蛮荒时代。所以,关于《功甫帖》的讨论最终当归结为从上到下应努力于相关学术的基本建设——从具体作品开始,从人才储备开始,否则,中国文物与艺术品鉴定永远是糊涂账、烂泥潭。

  商或西周早期青铜器《皿方罍》首先出现在前年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预展现场,闻讯观摩的几位湖南籍人士事后即向家乡有关方面建议,让身首分离的这件青铜重器重聚出土地。几个月后,经各方人士努力,湖南省博物馆以2000万美元洽购回这件即将于纽约佳士得拍卖的青铜器。相比多年前的圆明园兽首回归,这件青铜器的回归不仅少花了不少钱,也体现了收藏界人士爱国爱家乡的人文情怀,更展现了其中应有的学术力量。

  由《功甫帖》真伪鉴定展开的学术论争,由《皿方罍》私洽回归体现的学术把握市场,都体现了一种市场的成熟——大家都应以正常的心态、严肃的态度面对可能出现的纷争,并把握事态的变化。

  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的参与者一定要争取事先做足功课,事中把住情绪,事后深入研究。充分的准备要有平和的心情,临事时沉稳要有平和的心情,事后的枯灯夜坐要有平和的心情。2014年中国文物与艺术品市场是平淡之年,也是平安之年,如果大家通过市场的不断洗礼,营造一种平和的气氛,保持一种平常的心态,对于需要保护、需要考量、需要投入的千古物件与艺术品来说,似乎更贴切、更充分、更有益。

  




记者 邵建武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DrawChina.com  

GMT+8, 2018-1-21 06:48 , Processed in 0.16059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